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艺精品 > 正文

史说襄阳城中古迹之荆州古治

2019-03-22 17:37:29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荆州古治是位于襄阳城荆州街北段的一座券门,始建于明初邓愈筑城之时。襄阳城内辟荆州街、荆州古治,乃是为纪念汉末荆州刺史刘表将荆州治所迁至襄阳这一重要历史事件。

荆州古治是位于襄阳城荆州街北段的一座券门,始建于明初邓愈筑城之时。襄阳城内辟荆州街、荆州古治,乃是为纪念汉末荆州刺史刘表将荆州治所迁至襄阳这一重要历史事件。

汉献帝初平元年(190年),原荆州刺史王叡被孙坚所杀,身为汉宗室的刘表得到朝廷诏令继任荆州刺史。当时的荆州地带,“时贼纵横,道路梗塞”,袁术屯军鲁阳,荆州北部在其控制之下;吴人苏代领长沙太守,贝羽领华容令,“各屯兵作乱”。刘表在从京都洛阳赶往荆州治所武陵汉寿(今湖南常德东北)赴任过程中,屡屡受阻,不得已,单枪匹马进入宜城,迅速联络并依靠本地大族蒯氏、蔡氏、庞氏等取得立足之地,在其帮助下,劝降周边宗贼,对个别顽固分子则斩之而“袭取其众”,“江南悉平”。对据守襄阳的江夏贼党张虎、陈生,刘表派出蒯越、庞季前往说降,得其城。通过一系列的动作,刘表初步取得了荆州的控制权,遂移荆州治所于襄阳。

荆州辖有八郡,包括长沙、零陵、桂阳、南阳、江夏、武陵、南郡、章陵。襄阳当时分属南郡和南阳郡,在荆州北部,从客观上说,当时在广阔的荆州地区仅是一个普通县,而刘表最终选择襄阳,一个原因是汉寿形势不够稳定,另一个原因也是出于依靠襄阳大族的需要。襄阳本地豪族势力,从“冠盖里”的记载可见一斑:“汉灵帝末,其中有卿士、刺史二千石数十人,朱轮骈耀,华盖接阴。”同时,刘表移治襄阳,也加强了荆州北部对袁术势力的防守。接下来,刘表杀孙坚,降张绣,败张羡,“开土遂广,南接五岭,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又听从蒯越的建议推行“仁政”,使饱受战争创伤的荆州地区得以休养生息,开创了荆州和平稳定的新局面,形成全国大战乱背景下一块难得的“净土”。随着刘表对大荆州区域的拓展,襄阳也从一所边鄙小城一跃成为国家一级行政区域中心,进入全国视野,在其后的一百多年里,对三国格局的形成和变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刘表治下的荆州,政局和社会安定,经济富庶,吸引了北方大批流民涌入荆州。刘表对流民实行安抚政策,组织他们迅速投入生产,大批流民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和先进的生产技术,开垦了原来没有得到开发的丘陵山区,使得荆州“沃野千里,士民殷富”,取代历来富庶的关中,成为新的经济重心。

刘表组织以綦毋闿、宋忠、司马徽等硕儒为代表的各地士子,删划浮辞,改定五经,编写了《五经章句后定》,开创了荆州学派,标志着“荆州代替洛阳成为全国的学术中心”。

另外,在刘表的主持下建立的官学,几乎将洛阳的太学搬到了襄阳,先后在州学就学的生徒达千余人,年轻的诸葛亮就是在刘表建立的学业堂中完成了初步的经学教育。这些士子,在荆州瓦解后,分别成为魏、蜀、吴集团的中流砥柱。

刘表治理襄阳,为襄阳担当起三国策源地的重任打下了必不可少的基础。刘表最大的贡献是在汉末三国初年军阀混战、天下动荡的社会环境下,保境息民,不仅为中原人士提供了一个安身立命的避风港,而且近二十年的安宁和平使襄阳继洛阳、长安之后,成为全国的文化中心、人才中心和三分天下的源头。

责任编辑:宋默

襄阳